五分快三计划怎么跟

来源:我的第一次  作者:   发表时间:2020-09-21 00:44:34

    我还记得之前一些创新型基金产品火的时候,像、P2P、二级市场私募基金等,我希望我的团队不要碰,因为我觉得不稳妥,像金融,我总觉得在概念上有模糊的地方,容易被攻击,果然,噼里啪啦倒了好多,当然像互联网金融、P2P这种产品该不该存在,我也从来没有否定过它们,只是感觉它们可能出问题。  尽管“非典”那时候闹得很严重,但是整个疫情时间短,而且那次疾控措施也没有这次“新冠”严厉。但是现在有人刻意把这种负面的东西放大了,把我们这个行业对社会经济的推动、对科技的发展、对实业的帮助弱化了,不少媒体报道、某些法院判例,是站在不利于我们行业这边的。

  创投公司没有分类,基本上都是综合类,包揽募、投、管、退。从疫情高发开始算起,我们用了2个多月的时间控制住了疫情。  第二,中国政府为帮助恢复经济出台了一系列措施,通过拉动内需,做内循环等促进经济发展,我相信会取得成效的。

  我在我的《创投家笔记》中也提到过,很多人认为,大旗杆一竖,资金就滚滚而来,事实上是不可能的,所以我的笔记中也写到过两次我募资失败的故事。我也相信这些困难和问题是暂时的,希望我们业内的同事还是要坚持,不忘初心,继续为推动这行业健康规范的发展做出我们的努力。从有创投业开始,就始终存在募资难的问题。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严重性大于过去的每一次疫情和金融危机”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您在创投行业的这20年里,也经历过2003年的“非典”、2008年的金融危机,相对于此次疫情危机,您认为哪个对创投业的影响更大?行业在遇到这些危机时是怎么应对的?  阚治东:不容置疑,今年的疫情肯定比03年的“非典”疫情严重。  第二,中国政府为帮助恢复经济出台了一系列措施,通过拉动内需,做内循环等促进经济发展,我相信会取得成效的。而这次,停工停课停运,情况确实严重得多。

    当然,今年的疫情对资本市场肯定有影响,美国两周之内出现四次熔断,A股市场也从3000多点跌到了现在的2800,虽然影响大,但我觉得国内的表现还算平稳。本来面临复工复业,企业运营需要资金,而外部产品销售又在减少,特别是那些做外贸的企业,其实实体没有一个行业能幸免。等疫情结束后,期待资本市场的振新。

  后来我们又从香港到北京参加南方证券北京分公司的会议,北京也闹的很厉害了,小汤山医院也是那时候听说的。从有创投业开始,就始终存在募资难的问题。  第二,中国政府为帮助恢复经济出台了一系列措施,通过拉动内需,做内循环等促进经济发展,我相信会取得成效的。

  大家再次认识阚治东,是因为他出现在中国市场中,其近期发布的新书《创投家笔记》详细地收录了他创投20年生涯中经历的成功和失败,揭开了创投行业的投资秘密。那段时间我也是一直在深圳和上海往返,上海开始好像没什么反应,直到后来家里人告诉我说现在回上海要隔离2个星期,我听完以后就想那我也不回去折腾了。这个时候,如果我们的行业真的能够募集到资金,现在通过并购的方式,实际上也是帮助这些企业走出困境的重要措施。

  创投公司没有分类,基本上都是综合类,包揽募、投、管、退。所以今天这个问题实际就是我们对中国的经济发展未来的预期到底如何?从我的角度,我相信我们经济的发展速度会恢复到5%以上的。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有观点认为,当下经济形势会让资产估值下调,相比国外来说,国内的创业项目一直有被诟病估值虚高,您认为如今会否进行修正?  阚治东:我们和国外的估值体系不可能同一,国与国之间,哪怕我们国内各个地区之间,也不可能同一的。

    当然,今年的疫情对资本市场肯定有影响,美国两周之内出现四次熔断,A股市场也从3000多点跌到了现在的2800,虽然影响大,但我觉得国内的表现还算平稳。但是现在有些人把我们的失败案例放大,极少甚至从不宣传我们投资成功的案例,然后不理性的投资人就会找管理人的问题,哪怕整个基金或者项目都还在正常运作的状态,他们也要不分黑白的问责,现在这个现象屡见不鲜。同样的,创业投资其实是从海外的风险投资翻译过来的,风险投资本来就是高风险行为,不可能所有项目都取得成功,总有失败的时候,只不过是经过我们的努力,争取让失败的项目少一点,这同样也是投资人看我们这个行业正确的角度。

  所以这些问题也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希望管理层、业内人员、媒体们等面面都能引起重视。最近全国的新增病例都很少,其中还包括境外输入的,就连我们的重灾区武汉,医院病人都已经清零了。但是需要提醒的是,挑战与机遇并存,一定要好好看项目,不要过度以大博大,还是要多注意一些小的好苗子,如能做到以小博大那就是皆大欢喜了。

  同样的,创业投资其实是从海外的风险投资翻译过来的,风险投资本来就是高风险行为,不可能所有项目都取得成功,总有失败的时候,只不过是经过我们的努力,争取让失败的项目少一点,这同样也是投资人看我们这个行业正确的角度。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疫情之下,许多资产出现了危机,有业内人士认为是并购的好时机,您如何看待此时的并购机会,并购作为机构退出的其中一个渠道,是否正在升温?  阚治东:我赞同这种观点。  有人说,这次疫情可能会造成整个世界经济进入萧条期,萧条程度相当于上世纪20-30年代的华尔街金融危机,据说当时股市市值掉了40%,有3400万成年男女和儿童没有任何收入,此数接近人口总数的28%,而后美国和全球进入了长达10年的经济大萧条时期。

    第二,中国政府为帮助恢复经济出台了一系列措施,通过拉动内需,做内循环等促进经济发展,我相信会取得成效的。我记得是2003年2月份,过了春节回到公司上班,我们当时医务室的医生同事跑到我办公室,悄悄地和我说,深圳发现一种怪病,已经死了几十号人了,他说,“阚总,这个药(保健品)你要天天服用,可以增强免疫力。而这次,停工停课停运,情况确实严重得多。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募资不畅,传导至创业企业,使其融资受阻,您认为,今年的创业生态会怎样?国家目前也出台了创业贷款的支持政策,可见国家依然稳就业、支持创业,但疫情是否会让创新创业出现萎缩?  阚治东:融资渠道不畅,会根本上影响这个行业的发展。  “募资难是常态,创投行业已出现萎缩”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行业的募资情况从去年以来越发严峻,叠加此次疫情蔓延至全球,连海外资金投资意愿都开始放缓,您预计今年及未来两年,创投业的募资方面会有怎样的格局?  阚治东:创投业的募资难是个长期问题。这个时候,如果我们的行业真的能够募集到资金,现在通过并购的方式,实际上也是帮助这些企业走出困境的重要措施。

  但是现在有人刻意把这种负面的东西放大了,把我们这个行业对社会经济的推动、对科技的发展、对实业的帮助弱化了,不少媒体报道、某些法院判例,是站在不利于我们行业这边的。  说到影响,其实我们这行业和其他行业一样,因为我们和经济环境、金融市场,其他各个产业(实业)都是关联着的,影响是巨大的,是前所未有的。我在我的《创投家笔记》中也提到过,很多人认为,大旗杆一竖,资金就滚滚而来,事实上是不可能的,所以我的笔记中也写到过两次我募资失败的故事。

  而且转做投后,基金管理费和已投项目顾问费变成主要收入来源,这样的收入是有限且不稳定的,很多公司也都面临财务问题即管理费枯竭,公司难以维持下去的问题。但是现在有些人把我们的失败案例放大,极少甚至从不宣传我们投资成功的案例,然后不理性的投资人就会找管理人的问题,哪怕整个基金或者项目都还在正常运作的状态,他们也要不分黑白的问责,现在这个现象屡见不鲜。最近一段时间,国内各种大型基建工程都陆续开工。

  但是现在有人刻意把这种负面的东西放大了,把我们这个行业对社会经济的推动、对科技的发展、对实业的帮助弱化了,不少媒体报道、某些法院判例,是站在不利于我们行业这边的。当时深圳还比较重视,好多饭店都停业了,但是北京上海都没怎么重视,直到我去香港参加京华山一的董事会,才觉得震惊。所以这些问题也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希望管理层、业内人员、媒体们等面面都能引起重视。

  那为什么不要碰二级市场买卖股票的私募基金?我个人认为这方面我们没有专家。  当然,我也看到了一些国内经济学家发表的一些内部会议报告,有些人也很悲观,但我相信这次疫情对中国的经济打击,对各行各业的影响不是根本性的,是暂时的。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创业资本汇。

    当然,今年的疫情对资本市场肯定有影响,美国两周之内出现四次熔断,A股市场也从3000多点跌到了现在的2800,虽然影响大,但我觉得国内的表现还算平稳。  “投资不畅转投后不可维持,根本在于大力发展创投业”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在经济下行的背景下,好的资产和项目越来越少,业内出手越发谨慎,特别在疫情之下,有些机构由于募资不畅,好项目也不多,干脆就不出手转做投后服务,您如何看待当下的投资形势?  阚治东:这个行业里,大家不是都干一个活,有的做募资,有的做投资,还有的做投后。从有创投业开始,就始终存在募资难的问题。

  本来面临复工复业,企业运营需要资金,而外部产品销售又在减少,特别是那些做外贸的企业,其实实体没有一个行业能幸免。如果和2003年“非典”、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或者90年代的亚洲金融风暴比较,我觉得这次疫情对我们国内或者世界经济的影响都要更严重。同样的,创业投资其实是从海外的风险投资翻译过来的,风险投资本来就是高风险行为,不可能所有项目都取得成功,总有失败的时候,只不过是经过我们的努力,争取让失败的项目少一点,这同样也是投资人看我们这个行业正确的角度。

  我们这个行业主要依靠资本市场退出,没有它们的发展就没有我们行业的发展,这是必然的。等疫情结束后,期待资本市场的振新。而且转做投后,基金管理费和已投项目顾问费变成主要收入来源,这样的收入是有限且不稳定的,很多公司也都面临财务问题即管理费枯竭,公司难以维持下去的问题。

  同样类型的甚至同样财务指标的项目,在北上广深,它的估值可能比它在西部和东北部那边高。特别是我们这个行业发展的快,也可以说鱼目混珠、良莠不齐,也出现了一些害群之马。其实武汉刚封城的时候,我也觉得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至于要封城?但是看了国外那些国家,像、、,再看到纽约,今天再看到的情况,深刻感觉到当时我国封城的必要性。

  同样的,创业投资其实是从海外的风险投资翻译过来的,风险投资本来就是高风险行为,不可能所有项目都取得成功,总有失败的时候,只不过是经过我们的努力,争取让失败的项目少一点,这同样也是投资人看我们这个行业正确的角度。  第二,中国政府为帮助恢复经济出台了一系列措施,通过拉动内需,做内循环等促进经济发展,我相信会取得成效的。  有人说,这次疫情可能会造成整个世界经济进入萧条期,萧条程度相当于上世纪20-30年代的华尔街金融危机,据说当时股市市值掉了40%,有3400万成年男女和儿童没有任何收入,此数接近人口总数的28%,而后美国和全球进入了长达10年的经济大萧条时期。

  我觉得中国政府当时断然的措施,确实是非常必要的。那段时间我也是一直在深圳和上海往返,上海开始好像没什么反应,直到后来家里人告诉我说现在回上海要隔离2个星期,我听完以后就想那我也不回去折腾了。其实武汉刚封城的时候,我也觉得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至于要封城?但是看了国外那些国家,像、、,再看到纽约,今天再看到的情况,深刻感觉到当时我国封城的必要性。

  在阚治东新书发布之际,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有幸专访了他本人。  “募资难是常态,创投行业已出现萎缩”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行业的募资情况从去年以来越发严峻,叠加此次疫情蔓延至全球,连海外资金投资意愿都开始放缓,您预计今年及未来两年,创投业的募资方面会有怎样的格局?  阚治东:创投业的募资难是个长期问题。  东方汇富创始合伙人  大家熟知阚治东,起初是因为他叱咤风云的股市人生,在他的第一本自传《荣辱二十年——我的股市人生》中,既自述了其在股市中的沉浮,也展现了中国股市二十年的风雨历程。

    “募资难是常态,创投行业已出现萎缩”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行业的募资情况从去年以来越发严峻,叠加此次疫情蔓延至全球,连海外资金投资意愿都开始放缓,您预计今年及未来两年,创投业的募资方面会有怎样的格局?  阚治东:创投业的募资难是个长期问题。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疫情之下,许多资产出现了危机,有业内人士认为是并购的好时机,您如何看待此时的并购机会,并购作为机构退出的其中一个渠道,是否正在升温?  阚治东:我赞同这种观点。  当然,这两年的募资难和以往的募资难可能不太一样。

  所以我们对科创板、创业板都寄予了很大的期望,我也希望上海的科创板能够保持现在好的发展势头,也希望深圳的创业板能够继续发展。  “募资难是常态,创投行业已出现萎缩”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行业的募资情况从去年以来越发严峻,叠加此次疫情蔓延至全球,连海外资金投资意愿都开始放缓,您预计今年及未来两年,创投业的募资方面会有怎样的格局?  阚治东:创投业的募资难是个长期问题。今年一季度,我国GDP下降了6.8%,这是我国40年来第一次,全球经济更是不可避免地遭受更大影响。

  其实,专业分工只做其中的一环说不定可以做的更精更好。我记得我们的高速公路得到大力建设的时期大概就是亚洲金融风暴那会儿,同样我们的高铁也是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外部没需求,那我们就自己集中精力搞高铁。其实在国外,很多创投公司就像我们的一样,分综合类和专营类,属于综合类的券商,股票发行、股票买卖、公募基金等都做,还能做资产投资。

  我记得我们的高速公路得到大力建设的时期大概就是亚洲金融风暴那会儿,同样我们的高铁也是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外部没需求,那我们就自己集中精力搞高铁。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疫情之下,许多资产出现了危机,有业内人士认为是并购的好时机,您如何看待此时的并购机会,并购作为机构退出的其中一个渠道,是否正在升温?  阚治东:我赞同这种观点。在疫情期间,我们不能对资本市场寄于太高的期望,只期望它挺住。

    当然,这两年的募资难和以往的募资难可能不太一样。创投公司没有分类,基本上都是综合类,包揽募、投、管、退。  第三,我国本身还是发展中国家,往往在这个时候,外部不需要,我们可以做发展内部的事。

  创投公司没有分类,基本上都是综合类,包揽募、投、管、退。我认为解决这些问题的最根本的方法就是大力发展创投行业。走完2019,迈进2020,阚治东的创投人生走过了整整20个春秋,对于创投,阚治东有了跟证券市场一样深刻的体悟。

  创业投资本就是高风险高收益行业,是否有这个能力和担当去承受这份不确定性,投资人也要引起高度重视,考虑清楚,同时也提醒同业者在选择投资人时对他们告知清楚。过去证券公司很多做代客理财的,类似这种二级市场基金,他们在这上面吃了很多亏,当年我们这帮行业出来的都没把握,我们去做这个事干啥呢?  今天说我们这个行业的未来,首先,现在这些业内的“自己人”要坚持,不忘初衷,其次,如果我们的监管部门能做到管理和发展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那我们这个行业的未来还是很可期的。在疫情期间,我们不能对资本市场寄于太高的期望,只期望它挺住。

  今年一季度,我国GDP下降了6.8%,这是我国40年来第一次,全球经济更是不可避免地遭受更大影响。当然,经过这一轮大浪淘金之后,我相信留下的都是这个行业的中坚力量,大家不可能再像前两年那样,大学一毕业就盲目拉个团队来干这行业,因为做这个行业确实不容易,而这样的反向选择,对我们这个行业未来的发展也不是坏事。  由综合类转到专门类,这个现象也很正常。

    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可能值得引起大家的重视,证券业一直有一句话:“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所以这些问题也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希望管理层、业内人员、媒体们等面面都能引起重视。我相信整个创业投资行业都期待创业板的改革能取得成功。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有观点认为,当下经济形势会让资产估值下调,相比国外来说,国内的创业项目一直有被诟病估值虚高,您认为如今会否进行修正?  阚治东:我们和国外的估值体系不可能同一,国与国之间,哪怕我们国内各个地区之间,也不可能同一的。所以,我觉得不光要支持创业,还要支持创业投资行业,要树立起创业投资行业的信心。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募资不畅,传导至创业企业,使其融资受阻,您认为,今年的创业生态会怎样?国家目前也出台了创业贷款的支持政策,可见国家依然稳就业、支持创业,但疫情是否会让创新创业出现萎缩?  阚治东:融资渠道不畅,会根本上影响这个行业的发展。

    当然,我也看到了一些国内经济学家发表的一些内部会议报告,有些人也很悲观,但我相信这次疫情对中国的经济打击,对各行各业的影响不是根本性的,是暂时的。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当时深圳还比较重视,好多饭店都停业了,但是北京上海都没怎么重视,直到我去香港参加京华山一的董事会,才觉得震惊。

  所以这些问题也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希望管理层、业内人员、媒体们等面面都能引起重视。  “对注册制寄予期望疫情下并购退出是良机”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去年通过科创板,国内创投机构实现了不错的退出率,注册制也在科创板试水,另外针对创业投资的减持新规也做了进一步细化,这些来自制度改革方面的利好消息,是否预示着创投业迎来一个最好的退出时代?  阚治东:科创板推出以后,我曾经在我的《创投家笔记》中专门为此写了一篇文章,我们肯定也看好科创板,同样也看好过去的创业板,因为这都是我们这个行业主要的退出渠道。所以,我觉得不光要支持创业,还要支持创业投资行业,要树立起创业投资行业的信心。

  所有香港同事都戴着口罩,董事会上就我和台湾威京集团的沈庆京主席没戴口罩。”那时我以为是谣传,没当回事,直到后来国家公布了疫情。其实武汉刚封城的时候,我也觉得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至于要封城?但是看了国外那些国家,像、、,再看到纽约,今天再看到的情况,深刻感觉到当时我国封城的必要性。

    我还记得之前一些创新型基金产品火的时候,像、P2P、二级市场私募基金等,我希望我的团队不要碰,因为我觉得不稳妥,像金融,我总觉得在概念上有模糊的地方,容易被攻击,果然,噼里啪啦倒了好多,当然像互联网金融、P2P这种产品该不该存在,我也从来没有否定过它们,只是感觉它们可能出问题。  第二,中国政府为帮助恢复经济出台了一系列措施,通过拉动内需,做内循环等促进经济发展,我相信会取得成效的。所以我们对科创板、创业板都寄予了很大的期望,我也希望上海的科创板能够保持现在好的发展势头,也希望深圳的创业板能够继续发展。

  同样的,创业投资其实是从海外的风险投资翻译过来的,风险投资本来就是高风险行为,不可能所有项目都取得成功,总有失败的时候,只不过是经过我们的努力,争取让失败的项目少一点,这同样也是投资人看我们这个行业正确的角度。但是现在有些人把我们的失败案例放大,极少甚至从不宣传我们投资成功的案例,然后不理性的投资人就会找管理人的问题,哪怕整个基金或者项目都还在正常运作的状态,他们也要不分黑白的问责,现在这个现象屡见不鲜。我觉得中国政府当时断然的措施,确实是非常必要的。

    我国项目的估值高,跟它所在的资本市场的市盈率是有关联的。我认为解决这些问题的最根本的方法就是大力发展创投行业。特别是我们这个行业发展的快,也可以说鱼目混珠、良莠不齐,也出现了一些害群之马。

  后来我们又从香港到北京参加南方证券北京分公司的会议,北京也闹的很厉害了,小汤山医院也是那时候听说的。如果和2003年“非典”、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或者90年代的亚洲金融风暴比较,我觉得这次疫情对我们国内或者世界经济的影响都要更严重。那为什么不要碰二级市场买卖股票的私募基金?我个人认为这方面我们没有专家。

编辑:SEO匿名者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ope-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千鬼黛 blood-c血腥 短片爱情故事小说 嫁衣图片 死神目录 命运三部曲 女鬼图片 香港蓝光人揭秘 地下十八层 蓬蓬乳空手指 灵异便利店 黑童话 嫁衣的背景故事图片 网络鬼故事 鬼图 透视恐怖的格林童话 校园恐怖小说 长篇小说字数 xiangcun 诡异故事 古代男扮女装小说 十大恐怖故事 女尸解剖全过程图片 鬼附身的症状 民间阴阳师 最恐怖的短篇鬼故事 鬼尸婆婆 小六哥 颤抖者极度恐怖网 盗墓小说排行榜 鬼图 短篇鬼故事小说 美国丧尸女 真人真事鬼故事 北京330路公交车 世上真的有鬼吗 999个短篇鬼故事 鬼图片 我的绯色天空 透视恐怖的格林童话 灵异小说推荐 下水道的美人鱼剧照 鬼节 禁忌 鬼叫声 恐怖图片吓死人 美国丧尸女 怪谈新耳袋图解 最新恐怖小说 长篇恐怖小说 午夜凶杀 教室有鬼 我和爷爷去捉鬼 残缺的爱 欺上替身小玩偶 恐怖图片吓死人 鬼故事 搞笑恐怖故事 灵异鬼故事 被绑着的美女 恐怖小故事 北京330路公交车 恐怖小说阅读网 诡异故事 长篇恐怖小说 碟仙是什么 北新桥海眼 相信谁 女尸解剖图 乡村鬼故事 第十九层地狱 幽灵木偶 15个灵异事件 鬼尸婆婆 超恐怖故事 嫁衣图片 天降仙妻 吃女人肉图片 鬼魂缠身 999个短篇鬼故事 恐怖面具 杀女人吃肉 莲蓬乳 空手指 女尸解剖 恐怖短篇鬼故事 孟小冬照片灵异事件 古代鬼故事 安阳灵异事件 摸嫂子 最新恐怖小说 鬼故事笑话 鬼怪图片 尸鬼7 说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短片鬼故事 十大恐怖故事 鬼怪小说 诡异故事 故宫闹鬼照片 杀人图片 黑色星期天故事 一张诡异的美女图片 短篇恐怖鬼故事 灵异事件录 精短鬼故事 香港怪谈 鬼灵人间 x档案研究所 经典短鬼故事 原来我是鬼 东北灵异录 真人真事鬼故事 朱秀华 借尸还魂 白衣女孩 血房 妹妹背着洋娃娃故事 在线讲鬼故事 最恐怖鬼故事 恐怖面具 死亡手机 茅山道士小说 王妃出轨了 鬼怪图片 校园灵异事件 灵异医院 世界上有没有鬼 蓬蓬乳 空手指 日记惊魂 尸鬼7 鬼请你看戏 最恐怖的短篇鬼故事 恐怖照相馆 故宫宫女灵异事件 江州大学 大案终结者全集 十大恐怖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夺命交换 鬼故事大全 灵异事件是真的吗 张子枫诡异的笑 恐怖故事网站 蓬蓬乳空手指 梅姑 4745.com 带血的玫瑰 最恶心的图片 吸毒者图片 鬼婴 空手指和莲蓬乳 天师钟馗2 简短鬼故事 鬼妓 跳房子 短篇恐怖鬼故事 殡仪馆诡异事件簿 美女尸体解剖图 鬼怪小说 太平间的闹鬼事件 恐怖 大学灵异事件 叙利亚大屠杀 张大胆 校花诡异事件 校园恐怖小说 殡仪馆诡异事件簿 灵异鬼故事 鬼故事在线听 一个小女孩的阴阳眼 超牛都市兵神 十大灵异照片 密集恐惧症测试 东北灵异录 北京330公交车事件 黄河鬼事 金牌庶女 颤抖者 通灵少年 短篇恐怖故事 金牌庶女 吃鬼的男孩 荔湾尸场 灵异故事 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 透视恐怖的格林童话 青蛇传 天狼传说 葡萄牙灵异车祸 广九铁路广告闹鬼事件 夺命交换 最恐怖鬼故事 都去死吧 蜘蛛女孩 鬼故事大全